当前位置 首页 动漫 《给个在线看网址你懂的》

给个在线看网址你懂的9.0

类型:日韩动漫  日本  2019 

主演:松本梨香 大谷育江 林原惠美 三木真一郎 犬山犬子 

导演:富安大贵 



剧情简介

其后数日,冯梓容日日大清早便往蓝姑姑那头报到听训,而后在兰阁于两名宫婢的紧盯之下顶著书连续来回走上两个时辰的路──那两名宫婢对自己的要求一日比一日还要严苛,但脸上的表情却是愈发和缓,就像是早已认同了自己一般。  至于午后的休息时间她便顺其自然地与杨茹艾和赵明韵二人混在一块儿,时而唐然燕也会拉著葛悦宁或者其他小姑娘们来凑凑热闹。  几日前那气焰嚣张的江含因为被禁足的缘故而没能来插上一脚,倒是那王如衣看著冯梓容与杨茹艾混在一起似乎很不是滋味、总惦念著这头的状况,只是令她忌惮的赵明韵又不知道怎麽著总跟在那两人身旁,因此王如衣也只是偶尔过来对几人说个几句明面上的好听话便会因为插不上话而性性然离去。  冯梓容自知有「要务在身」,自然也是没那个精神应付王如衣,倒是午后离开安秀宫北面花园的空閒时间当中,几日来左等右等也都没等到靖王来,不禁觉得有些失落,只能靠著翻翻房间内的书籍又或者练练字聊以解闷。  而这些日子她也确实地观察到赵明韵的人缘并不是特别好,却不是因为她性格清冷的缘故,而是众家小姐似乎隐隐约约都蓄意疏离她、甚至对她十分忌惮。  平时,安秀宫中的众家小姐们彼此之间若有嫌隙、多少也要摆个脸色、端个姿态来表达自己的不满,甚至道行浅些的还会说上几句难听话挤对人、并不会只是一味地在表面上好来好去,但每每当她们看到赵明韵,就算脸上出现了些许嫌恶之色,却也避之唯恐不及。  冯梓容姑且将这事给按在了心底,毕竟身旁较为熟悉的几个人当中、杨茹艾肯定是与赵明韵绑一起的,而若向消息灵通的唐然燕打听了肯定能晓得、却也会流入赵明韵的耳中,至于葛悦宁便算了,她那样畏畏缩缩的怯懦个性不自己吓死自己便好,冯梓容可从没打算要主动从她身上知道些什麽。  而其他的小姐们冯梓容本也想多少套点近乎,但是一来自己还没能跟著众家小姐们一同上课,若无恰当的机会、前往攀谈也未免过于突兀,二来众人总将她这个初来乍到的小萝卜头视为与赵明韵一伙的人,自然也就疏远了些。  每日除了仪态训练以外,冯梓容几乎都要将重点放在这午饭后仅仅一个时辰的交际时间当中,而后便在下午回到自己独占的院子内想办法做点运动与看书。  却是忙活的日子过得特别快,如此照表操课的日子一晃眼间便是要结束──冯梓容在这日走得可特别从容,直到一如既往看著蓝姑姑走进来时,还能顶著书对著蓝姑姑行一个标准的万福礼并且头上的书亦是不见有丁点儿的晃动。  蓝姑姑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示意著宫婢将书给收回盒子去,又走到边上的椅子坐了下来一摆手势道:「冯小姐,这儿坐。」  蓝姑姑这些天来对自己的颜色可是和缓许多,冯梓容没有多猜、只想著或许身为老师都乐见于自己的学生乖巧听话又学得快,因此蓝姑姑才会对著自己和颜悦色。  冯梓容谢过了蓝姑姑后,便是端端正正地坐到椅子上看向蓝姑姑,等她说话。  「原本你的礼仪课便能与其他的小姐们一起上了,但是昨儿皇后娘娘发了话,说是要你明年开春后再接著与其他小姐们上课。」蓝姑姑停顿了会儿,又道:「其馀的小姐们平日除了礼仪以外,还要学上琴棋书画,我看你礼仪虽然学得快,但其他这些技艺却也非一朝一夕能跟得上……」  蓝姑姑忽地停了下来,又是仔细地看著冯梓容认真听讲的样貌,道:「娘娘特别许给了小姐恩典、给小姐独自上课的机会,但这先生可就是从国子监那儿临时挑来的,经验虽较浅、但也很是足够了。」  冯梓容听了便是起身朝凤华宫的方向福了福身子,又转身谢过蓝姑姑,这才坐下来道:「梓容来到这安秀宫学习本来就是蒙获了恩典与荣誉,既然来到了安秀宫作为一位学生,那便自当听从娘娘与姑姑们的安排。」  蓝姑姑点了点头,对于冯梓容得体的回答很是满意,又道:「虽然安秀宫这儿掌事的是洪舒,但洪舒也就负责打点照料著你们的日常用度,这安排功课还是由我负责──冯小姐可得诚实地与我说,从前在冯府内都学了些什麽?」  冯梓容牵了牵嘴角,对于这个问题总觉得有些尴尬,但还是诚实地说道:「姑姑,这话说来梓容也有些不好意思……梓容打从会走、会跑的时候便由祖父带在身边,因此学习的并非一般女孩子会学习的事物,家裡头除了一般的读书识字的功课以外,就由祖父带著梓容讲历史、读圣贤书,再来便是射箭与骑马,偶尔还会下棋与烹茶、但也只是略通通皮毛。」冯梓容说得可心虚,毕竟这蓝姑姑虽然这几日下来对她的神色虽是和缓许多,但骨子裡毕竟还是个严厉的老师,若要知道自己所通晓的技艺类别,可不知道会不会又板起神色来。  冯梓容在此世学的东西可不若其他府上的千金、是十分随兴的,对于琴棋书画这类技艺也仅仅只有棋与书懂些皮毛,至于琴与画在此世可说是只曾看著手足与嫂嫂们摆弄过几回、自己是一点儿正经经验也没有。  果不其然,蓝姑姑十分符合冯梓容的预想地冷下了神色,但却不是不开心、而是一种面临难题时的沉思。  蓝姑姑沉默了会,这才说道:「娘娘在冯小姐入宫前便与我说了这儿会来位奇特的小姐,却想不到是这般奇特法。」  什麽叫做奇特的小姐,自己又不是怪物?  冯梓容在心中吐槽了皇后一句,又听得蓝姑姑说道:「我这两日会将冯小姐的新课业安排好,冯小姐姑且休息两日、后天就让小姐开始就新的安排学习吧!安秀宫不大、没有多馀的地方能用,届时还请小姐日日都来这儿上课。」  冯梓容颔首答应,又听著蓝姑姑教导自己一些关乎礼仪的规范后,这才回到自己的谦恭院用餐。  午后依然与那些小姐们混在了一起煮茶、聊天──这些日子她们除了喝茶以外自然还会挑些别的事情来做,无非不是与琴棋书画或者女红相关的技艺作为休閒,冯梓容在这方面技艺生疏、自是作为陪衬,一面也听著她们说话、一面暗暗记下她们自身的情报与个性,留待日后应对。  而接连数日靖王都没有出现在谦恭院,冯梓容原本满心期盼的情感也就渐渐平复下来。  虽然目前她与靖王相处之间的感觉良好,但大多也都在谈「工作」上的事情。  他们的确有婚约在身,但比起后世的男女交往而言却还是差了一大截,甚至连朋友都难以称上。  毕竟两人相处的时间短,而若考量到靖王肩上担著的责任、或许往后两人还得相隔个一年半载的无法见面,这份才刚要培养起的感情就会淡去──更何况她也没忘,自己只有十岁。若是靖王当真脑子有毛病、在这时候真对自己产生了浓厚的男女之情,她才会当真感到难办!  其实冯梓容倒也是不急,毕竟离自己出嫁至少还有五年的时间──要培养一份感情,五年还算够用。  在这婚姻并不自由的年代,将来能够嫁给一个认识的人已属难得,能嫁给一个优秀的人更是无比幸运。而且靖王性子还算沉稳,加上那些亲自挣来的赫赫功绩也表明了他并非凡人,再者他模样不差、目前看来也是个三观正常的人,有时冯梓容想起这桩婚事,一时间还真觉得自己是捡到宝了!  却是凡事虽有个好的开始、往后还得靠自己努力才是。  她的灵魂毕竟不是这个年代的女人,究竟是无法容忍与其他女人共享男人──更何况她前世便因为心思过分单纯而身陷其中、最后导致了那场关键性的舞台意外,而她时至今日仍将自己过去所遭受的震撼与颓丧、甚至到最后非自愿地结束了自己一生的历程都怨罪于此,自然是对男人身旁妻妾成群的状况感到极度厌恶。  有时,她看见自己此世的父亲偶尔宿在晁玫那头,甚至还会对父亲感到作呕──纵使父亲对自己十分纵容亦然。  而说起她自己,的确也在初次看向靖王的眼睛时为他所吸引,然则她晓得这般心动若没有能够继续相处的契机也会逐渐平息……所以她还想著,从今而后的五年间、甚至更久远的将来,她都要努力培养彼此的感情,至少让彼此都能够心中有著对方、方能够长长久久──她并不期待靖王能早早地对自己心动或者萌生恋爱的情感,但她要靖王知道自己的心意,如此一来,或许便能避免再次招致由情感而衍生的灾厄。  她扪心自问,自己完全无法接受一个不爱的人走进自己的生命、更别提相互结合,她虽不知道靖王怎麽想、男人怎麽想,但是她宁愿永远独身一人、也不愿将就。  如今……虽说是距离自己及笄尚有五年,但若两人总是分隔两地、她也没把握自己能与靖王相知乃至相惜。以现在的情况而言,她虽愿意放下自己的过去、试著对他敞开心扉,然则若没有机会让自己主动,那麽纵有再强大的决心也是徒然。  基于种种条件约束,她现在可还是个无法自己决定想去哪、就去哪的孩子。如此,五年的时间会不会过于仓卒了?他……靖王愿意等吗?──而她,能够达成自己的目标吗?  前世并无这般长久经验的冯梓容在与靖王于这小小的谦恭院开始谈话以后,偶尔便会发呆想著这些事情。  她知道有一见锺情的存在、也看过历久弥坚的感情,她也有把握自己能做到十足忠诚的爱恋,但对方是否也能一生一世一瓢饮呢?  她虽然没看过别人家如何,但前些日子听起了唐然燕说道自己与自家的姨娘衝突一事,便也能想见冯府如此已算是和睦,或许还算是这个时代中的异类──并且无论是看著后世的八卦媒体、听著周遭亲朋好友的感情商谈,她都不敢抱持著这般梦幻的想法存在。  毕竟人心飘忽难定、人与人的情感也需要彼此齐心协力一道细细喂养,所谓情感的经营并非单纯只靠著一时的衝动与喜爱便能从此一劳永逸的欢乐游戏。  想到了这裡,她不禁觉得有些哀伤。  前世的她难道就不用心经营了?为什麽还能落得那般下场?  她的确有本事看透一个人的眼睛与神情知道对方正在想什麽、也能靠著浑身解数利用一些弯弯绕绕的技巧诱导他人到自己想要的位置上,却没办法决定一个人的心是否能完全地待在另一个人身上。  而若将这话与人说了、又会让人觉得奇怪甚至是离经叛道,毕竟这年头纳妾很是平常,甚至在大烨律法上还有明摆著规定那些品秩的官员可以纳多少妾的条例,算是光明正大地宣告著一夫一妻多妾室的合法性。  便是连冯家家风清正,除却自己的父亲以外,男眷长辈与她的手足们也都仅有一妻、连通房丫鬟也没有,但追根究柢除却是因为冯家出自寒门外,冯家的男人们一门心思都在工作上头,加上冯梓容的手足们也都还年轻、这才没碰上这些事。  只是,一般大户人家都会有的通房丫鬟、在冯家却是一个也没见……  如此想来,冯家的人可真是当代中的特例?  冯梓容不禁更进一步地想著,那麽自己的祖父冯煦呢?冯煦从先帝那时受到重用,虽则后来因为缪王府的事儿曾被冷待了一阵子,但冯煦在朝中位分甚高,难不成就没动过纳妾的念头?  冯梓容忽地想起自己此生的祖母来。  冯梓容此生的祖母并不在冯府住著,她偶然间听得家裡头的人们提起,祖母景宜穆自从长子冯正惠战死后便与冯煦吵了一架──明面上是这麽说的,但据说实际情况是冯老夫人把冯煦单方面给好好地飙了一顿──接著便携著几名婆子丫鬟们到自己娘家附近用诰命夫人的赏赐银钱买了幢小宅子住下、从此未归。  虽然冯煦每年年节前都会让长媳曹衷玉遣人去接人回来,但似乎也就自己出生的那一回祖母才有捎个信说要好好地养育孩子,其馀的可也是如同往常一般一点表示也没有。  想来,自己的祖母不但是个厉害的人物,也十分固执……或许还很骠悍,这才没能让祖父有过想要纳妾的念头吧?  冯梓容忍不住皱了眉,祖母那样的性子她可学不来──而她也只想著对自己将来要相伴一生的人好,祖母那样的手段她可是万万不能做的。  将这一连串的胡思乱想──或者说是对于未来的考虑又重新理了一回,冯梓容只觉得依照自己的性子要在这个年代活著还真不是易事。  虽然她是光明正大投胎下来、而非借尸还魂的,好说歹说也经历了十年当代价值观的洗礼,但许多不能接受的事情就还是不能接受,丝毫无法妥协。  例如她能妥协当自己洗澡的时候有丫鬟在旁边照看著、睡觉时有乳母或丫鬟守著,但她却做不到只能按照大家闺秀的标准不能跑跳、运动,也做不到拥有得接受将来的丈夫妻妾成群、坐拥满怀的心胸。  她数年前还曾往最坏的方向想去,若是自己未来的夫婿是个花心大萝卜,那她便要不顾不管地与夫君义绝,宁愿自断后路、断髮出家,也不要看见自己的男人出入其他女人的房门。  想到这裡,冯梓容不禁叹了口气,又呆呆地望向谦恭院外头的天空。  这几日以来,将房间内的椅子搬到走廊后、发呆看著天空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发呆能够理清思绪,却也容易让自己胡思乱想。  前一世她已经活了二十九年,今世又过十年,该经历的童稚心性早就消弭无踪,就算今世又再次经历孩提时期、那也只是体力上的改变与心性上的融合,她的躯壳裡究竟还是个成熟的灵魂,无法完全像是幼童一般无牵无挂。  往后的日子还长,她虽还没失去斗志、也没打算未战先降,但以著她前世对待一切几乎都提不起兴趣的个性,这一日又一日的日子可真会把人折腾坏了。  她这才想起为什麽自己对戏剧如此著迷。  她可以在舞台上化身成不同的人、体验著每一个角色片段的人生而不需要仅仅只做为「冯梓容」而度过无趣的一生。  她也并不是属于喜欢找乐子的人──毕竟那些乐子也都是重複的、枯燥的,唯有戏剧才是永远「新鲜」。  剧作家会创作出一篇又一篇不重複的故事,而她只要开心地去演、去揣摩、去体验。  除却殚精竭虑地思考怎麽样才能让自己变成故事中的人物以外,其馀的一概不需要思考也不需要烦恼。  冯梓容不禁怀念起过去的日子,那时的自己为什麽不再多忍耐一点,面对攻讦、面对衝突、面对谣言、面对更多本来就会存在于职场中的不快呢?  冯梓容将自己的视线从一片蓝天中收回,又是伸了个懒腰,这才看见谦恭院靠近门口处站了四个人。  两个自是她熟悉的鱼竹与方纯、正低著头守在门旁两侧,而另外两个则是靖王与另一名陌生的年轻男子。且不说靖王的模样,在他身旁的男子看著模样比靖王年轻了几岁,带著浑然天成的风采、清秀俊逸。  靖王似乎第一时间迎上了她的视线,便也勾起了嘴角朝自己走了过来,而自己则也是牵起了微笑站起身来朝他走了过去。



猜你喜欢

影片评论



本网站提供新影视资源均系收集各大网站,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浏览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任何视频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集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网页底部邮箱地址来信,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应资源

Copyright © 2008-2019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