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国产剧 《99热 你懂的》

99热 你懂的2.0

类型:国产  中国大陆  2012 

主演:景岗山 张庭 刘敏 刘栋 奚美娟 方安娜 吴磊 

导演:乌兰那日松 



剧情简介

屋子内的三个成年人说话,冯梓容这个不足十岁的小娃娃自然是没有说话的分,然则就算三位长辈用的字词有时特意变得隐晦却也无法瞒过她。<br /><br />  冯家的人们每个都当冯梓容只是个聪明伶俐的丫头,但却只有冯煦将她作为半个成年人对待──也因此三位成年人在议事时,也就只有冯煦偶尔会装作关心的样子看著冯梓容的表情。<br /><br />  冯梓容向来拿不透父亲冯正道的脾气,也因此她每每在冯正道身边就会当个称职的孩子,是以冯煦在这一席谈话间的一时半刻也都无法清楚看透冯梓容正在打什麽算盘。<br /><br />  冯家的三个长辈正在谈论的是冯家相关的事情,多是有关冯家正在准备科考的嫡子、庶子们的事情,冯梓容听得虽无趣,却还是姑且作为打发时间的事情听著。<br /><br />  待到三位成年人谈到了一个段落,冯正道便道:「爹,我以为您本要与我说的是梓容的事情。」<br /><br />  冯煦顿了一会儿,道:「也是,刘主簿可与你说了?」<br /><br />  「是。」冯正道凝起眉来:「这事情我一直拿不定主意,便想著让爹作主,但刘主簿所说&hellip;&hellip;却是由梓容自己决定的?」<br /><br />  「也不完全是。」冯煦摇了摇头,道:「只是想著虽然还管著娃儿叫娃儿,但也都快十岁了,再过几年便要文定,这麽黏在身边也是不好。」<br /><br />  周幼芍笑道:「爹怕是把梓容宠坏了?」<br /><br />  冯煦勾了勾嘴角,道:「你这为人母的不也是吗?」<br /><br />  冯正道抿了抿嘴,帮著妻子说话道:「毕竟是第一个女儿,又是眼前冯家唯一未出阁的女儿家,多由著点也是自然。」<br /><br />  冯煦道:「虽然娃儿并不恃宠而骄,然则看娃儿眼下快活得很,就怕往后若要嫁为人妇,在夫家可会辛苦。」<br /><br />  听到了谈起自己将来的事情,冯梓容简直想翻上一百次白眼。<br /><br />  上辈子自己的父母採取放任主义,加上早前因为长年在国外进行演剧工作的缘故、从来没被催交往乃至催婚,但在这一世宛若古代一般的背景,看来想逃也很难逃掉。<br /><br />  虽然她喜爱自由、却也不排斥相亲结婚之类的省时省事的方式,但总要看过眼才会知道对方喜不喜欢吧?──而且不喜欢的话,这该怎麽办呢?自己身为得被长辈决定终身大事的晚辈、有那样的本是说服父母拒绝吗?<br /><br />  她在头一回听起亲事时便时而开始胡思乱想,似乎唯一的方式便是让能够决定自己将来婚姻大事的亲长对自己喜爱非常、乃至于捨不得让自己嫁得差,又或者不惜牺牲自己作为政治联姻即可?<br /><br />  冯梓容承认自己前世为了演戏,看过不少题材的剧本,而这一切都在自己转世以后变成了日常生活中于脑内运作的主要材料,是以每当有人提起关键字时,自己便会就曾经的经验永无止境地胡思乱想。<br /><br />  周幼芍怜爱地看著一旁似乎心不在焉的冯梓容,道:「这孩子生得聪明、也甚是贴心,往后若是她要出嫁、可著实心疼。」<br /><br />  冯正道抿嘴不语,而冯煦看著自己儿子的脸色,又道:「入宫学习便有三年的光景,让她去多交些朋友、学些东西也好。虽说宫中能教的、冯家也能聘请先生来教,但毕竟天下最好的先生都在宫中,不让娃儿去这趟或是不值啊。」<br /><br />  冯正道点了点头,道:「爹说得是。」<br /><br />  周幼芍也跟著道:「此去一别虽是三年,但也还是时常能回家裡走走的,像是我从前入宫时,娘家离京城远、一住便是三年,便连逢年过节也难以回乡省亲,若是冯家离京城忒远、我便不愿让梓容也像我那般。」<br /><br />  冯正道道:「这裡离皇城乘车也不过两刻钟的路,很近。」<br /><br />  冯煦又看了冯梓容一眼,看见她似乎出了神,便也忍不住道:「看看这娃儿,平时好奇得很,眼下正在说她的事,倒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br /><br />  冯正道与周幼芍听到冯煦这麽说,也向冯梓容那儿看了过去,的确看见了这小丫头片子似乎正在发呆。<br /><br />  冯梓容本把三位成年人的话当背景音乐看待的,并不是很上心,许久,这才发现自己似乎被三位成年人的目光投视著,心底也升起了一股尴尬,于是便瘪了瘪嘴,道:「祖父、爹、娘怎麽都这样看著人家?」<br /><br />  周幼芍道:「这孩子,可是觉得无聊了?」<br /><br />  冯正道道:「许是。」<br /><br />  冯煦倒是一言不发,便看得冯梓容自我解释道:「我没觉得无聊,只是在想事情。」<br /><br />  周幼芍走到了冯梓容身旁,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道:「可是有什麽事情好想的?」<br /><br />  冯梓容脑袋转得飞快,决定将所有的锅都推到午饭前遇到的刘主簿身上:「我还在想早上刘主簿说的故事呢!」<br /><br />  冯正道早上下朝后便在皇城中处理公务,并未晓得刘主簿前往冯家,后来受到刘主簿的知会后也只以为他只是去带个话,因此一听到冯梓容口中所提起的「故事」便升起了好奇心,道:「喔?刘主簿与你说了什麽样的故事?」<br /><br />  冯煦并没有阻止父女两人的对话,便想看得冯梓容能变出什麽把戏,而冯梓容看了冯煦带点好奇的目光,便暗自笑著,道:「刘主簿说我将来可是个出将入相的逸才,我想著想著,本是想著女儿家怎麽能够出将入相,但后来却是想到另一头去&hellip;&hellip;」<br /><br />  冯梓容吊人胃口的功夫全在自己的表情上变换地活灵活现,这让平时严肃的冯正道也忍不住好奇问道:「想到哪去了?」<br /><br />  冯梓容并没有直接回答冯正道的问题,而是反问道:「我正想著,看一个人的生辰八字、可当真能看出那麽多未来?」<br /><br />  冯正道皱了下眉,道:「钦天监虽主掌观天象,裡头的主事官员们各个上通天文、下知地理,便连这命学、相学也多是通晓,听闻准确度十有七八,却也不是没有出了命格的人。」<br /><br />  「十有七八的准确度也是很够的了。」冯梓容笑道:「这推命之学许是十分複杂、刘主簿才没能详细说明,但我可是著实感兴趣、还想著哪日或许能与刘主簿请教呢!」<br /><br />  向来由著女儿的周幼芍这时却一反常态道:「不成,从前便听我爹说过,若非命定之人而学推命之术,可是会鳏寡孤独的。」<br /><br />  冯正道在这方面也是支持妻子的意见:「你外祖父家便与此有所关联,这话确实不错。」<br /><br />  「嗳?」冯梓容没料到率先提出反对的是自己的母亲,便也佯作讶异貌,道:「当真那麽可怕?」<br /><br />  冯煦倒是平静地说道:「详细如何是没人知晓,也曾有人说那是因为推命之学极其神秘、精通此术者不愿外传给品行不正之人,因此才放出的消息。」<br /><br />  周幼芍道:「爹,但是我母亲她&hellip;&hellip;」周幼芍相信自己的父亲便是因强学了推命之术,因此不但髮妻病故,就连接下来娶的填房也接二连三地过世,眼下一个老人家身旁只有一位命硬的寡妇作为小妾陪著。<br /><br />  冯煦做了手势,示意周幼芍别再说下去,道:「那些事情我自是晓得,但若娃儿没这个命、纵便她如何央求,钦天监的人也不会随意外传此术的。」<br /><br />  冯梓容听著几位成年人说的话,脸上闷上了数条黑线。她倒是没想到自己随便搪塞的发呆藉口可以发展成这样的脉络,便是自己踩了刹车道:「爹娘若担心、我便不学,但若是有机会向刘主簿请教自己的事情、可也有这般禁忌?」<br /><br />  冯正道道:「刘主簿平日公务繁忙,可是你说能见便能见著的?」<br /><br />  「才不好说呢!」冯梓容笑嘻嘻地道:「刘主簿说他的女儿也要入宫学习,只要和刘姊姊成了朋友,往后互相往来、还不怕见不到刘主簿吗?」<br /><br />  「胡闹,闺阁中的女儿便有闺阁中的规矩,待到你稍大了,便是闺密之间的往来、也不能随意去见男眷的。」周幼芍板起脸孔道:「若是你们将来嫁得近了、要互相来往也方便得多,但那时可就是在彼此的夫家、还得有其他女眷或者你们彼此的丈夫作陪,哪还由得你这麽闹腾?」<br /><br />  冯梓容看自己的母亲较了真,只觉得自己引导话题的方向错误,一面暗道自己的愚蠢、竟然踩了像是周幼芍这般恪守礼仪的人的地雷,一面也想著接下来该怎麽办,便连自己无意间露出了委屈的脸也不晓得。<br /><br />  而冯正道平时虽然容不得冯梓容放肆,但毕竟也是自己第一个女儿,瞧见她因不懂事而受了责备,也是难得出言宽慰:「这便是要你入宫学习的原因,有许多事情你若晓得了、便会知道不该有这样的想法。」<br /><br />  冯梓容的脑子没坏,这时也是想起若是在自己前世的那个年代,整天黏著朋友的爸爸问东问西、好像也挺奇怪的不是?因此一颗心也早舒了开来,道:「刚才我想著,整天缠著人问东问西的好像也挺奇怪的是不?毕竟刘主簿也不是冯家的教书先生,这麽说来可也不好意思。」<br /><br />  周幼芍本来还想再说什麽,又被自己的丈夫阻止道:「好了,孩子都知错、便不须再说。」<br /><br />  周幼芍叹了口气,道:「也怪我平日将这孩子也宠上天,到现在方知要教学礼仪已是不及。」<br /><br />  冯煦看了冯梓容一眼,又道:「比起这时的苛责,你们两个做为父母的、还是各自忙去,娃娃眼看便要入宫学习了,该安排妥当的还是得安排,莫要白折腾了时间。」<br /><br />  冯正道点头道:「父亲教训得是,幼芍便去忙吧!我也还有些朝中公务得思量。」<br /><br />  周幼芍知道自己方才或许也反应过度,又是拍了拍冯梓容的头姑且作为宽慰,道:「那麽我也去忙活了&hellip;&hellip;爹,要让人给您添壶茶吗?」<br /><br />  「不用。」<br /><br />  冯正道与周幼芍又相互看了一眼,这才牵著冯梓容离开冯煦的书房。<br /><br />  周幼芍这才踏出房门,便突然想起早前晁玫面色焦急的模样,本想出言提醒冯正道,但一来又想著冯正道要忙于公务、二来自己也还得忙,便是连出口也觉得懒惰,于是便直接与冯正道分头各自忙活去了。<br /><br />  冯梓容自是被随便交代著去玩耍,本来她还想回头找冯煦,但又看著自家祖父的表情似乎是想独自看书,便也不愿做个扰人的麻烦精,自己蹦蹦跳跳地回外花园边侧的箭亭玩射箭去了。<br /><br />  ──且说冯正道身为詹事府的主掌詹事,需要忙碌的事情可多。<br /><br />  詹事府平日的要务本是在东宫安排、打点,虽说属下重臣个个能干,但毕竟主掌东宫之事亦是朝中大事,因此每每跟著百官朝圣之时,总会被当朝天子点问关于东宫之事。<br /><br />  然则当朝皇帝并未明立太子──没有太子、自是没有东宫──也因此詹事府起初形同虚设,后来当今皇帝想著有朝一日都是自己的儿子继承大统、索性便让閒置著的詹事府从翰林院那儿顺势承接起届志学之年的皇子、皇孙们教养之务,后来更兼起了宗室子女们的开蒙要务。<br /><br />  这会眼看又有皇子要进行冠礼,所要筹备的事务得交由礼部,但这其中的一来一往又少不了他的安排。因此这阵子除了他底下的部属们忙翻天以外,他还得抽出时间来一一将呈报上的公务细细检查、好确认一切的安排。<br /><br />  也因此当冯正道走回了自己的书房坐定摊开一卷白纸时,满脑子飞著的便是一切的朝中事务。<br /><br />  而那原本便急著找冯正道的偏室晁玫远远看著周幼芍已经离开了冯煦的书房、又看著冯梓容自顾自地跑到花园去,心裡想著冯正道或许已稍有空閒,便自己到厨房拿壶煮好的茶亲自要替冯正道送上。<br /><br />  晁玫这才小心翼翼地拿著热茶走到冯正道的书房门口,便看著冯正道凝眉沉思,又是犹豫了好一会儿这才鼓起勇气踏了进去。<br /><br />  「你来了?」<br /><br />  冯正道恰巧思考到了一个段落,才抬起头便恰巧看见晁玫走了进来,便想起早前她著急的模样,又看著她手上拿著壶还在冒著蒸气的热茶,便也主动地将白纸撤到一旁、让她放下。「怎麽没让人拿著?」<br /><br />  「妾身让丫鬟做点针线活儿,眼瞧著就要入夏,想给太老爷和二老爷做几件凉爽的夏衣。」<br /><br />  晁玫向来在冯府虽没曾遭受欺凌,但因为自己个性之故显得有些畏缩,也因此平时心裡头怕著别人说她显摆,便都不带著自己的贴身丫鬟在身边,成日让她们在自己的院子内忙针线活儿。<br /><br />  冯正道点了点头,道:「也真难为你有心。」<br /><br />  「这是应该的。」晁玫顿了顿,终是有些沉不住气,道:「二老爷,妾身有件事情想请二老爷帮帮忙&hellip;&hellip;」<br /><br />  「平日你几乎不求人的,怎麽了吗?」<br /><br />  晁玫的脸上尽是著急之色:「二老爷也知道,冯府裡头的几位少爷们都在准备科考,章理他&hellip;&hellip;小少爷眼看也要届束髮之年,本是该早早准备的,但近来却是成天没有读书的心思,妾身想劝也劝不动&hellip;&hellip;」<br /><br />  「喔?」冯正道想著近来的确是有些忽略了几个孩子们的状况:「你可知道原因?」<br /><br />  许是怕冯正道生气,晁玫支吾了一会儿,才道:「小少爷说成日读书闷著,也没法子透气,或许是年纪还太小、沉不住气,二老爷可否去劝劝他?」<br /><br />  「这时候的孩子若这麽说也是理所当然。」冯正道与周幼芍所出的几个年龄较长的孩子也曾都这样,本来冯正道也是跟著烦心,但后来只觉得冯家的孩子最后都会愿意定下心来好好念书、便也没多担心。<br /><br />  晁玫看著冯正道不为所动,又想著冯章理虽然的确年幼、却是自己唯二能够依靠的孩子,便又央求道:「孩子年纪轻、的确是不懂事,二老爷,但是这个年纪的孩子也是需要长辈劝过几回的,二老爷可否劝劝他?」<br /><br />  冯正道想了想,又看晁玫可怜的模样,心中也软了些,道:「好吧!就去看看也好,但是这一时半刻的,他们怕是在歇著了?」<br /><br />  「没有、没有,妾身刚才看过了,都还在念书,只是小少爷不如四少爷一般专心。」晁玫所说的四少爷便是自己所出的头一个孩子,在冯正道这一脉底下排行第四、也是冯家的庶长子冯章恕。<br /><br />  冯正道站了起来,道:99热 你懂的「好吧!我就去看他一回。」<br /><br />  「谢谢二老爷!」晁玫也不顾冯正道是否准备好了,便绕到桌案的另一侧要去搀扶,冯正道看她如此著急,本来觉得奇怪,但往旁地一想,又觉得是她平时为孩子操心过度,便也放下早先的想法,与她去看孩子了。



猜你喜欢

影片评论



本网站提供新影视资源均系收集各大网站,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浏览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任何视频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集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网页底部邮箱地址来信,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应资源

Copyright © 2008-2019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